【现货】我终于失去了你2 麦九著大鱼文化

  • 书名:我终于失去了你2
  • 定价:26.8
  • 出版社名称:花山文艺出版
  • 作者:麦九
  • 开本:122216357:36072
  • 书名:我终于失去了你2
买满包邮    活动日期:2016-10-14 至 2017-(咨询特价)
  • 单笔订单满 59 包邮。(包邮地区: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

 

赠品信息:

麦九亲笔签名的莫铖告白信(限量100张)(已送完)

小猫手杖胶带(限量30份)(已送完)

“我失去的,我怀念的”系列许愿明信片

作者信息:

麦九,被读者誉为“最会写故事的的作者”。长期撰稿于各大畅销杂志《青年文摘》、《意林》、《星星花》、《花火》、《爱格》等。她文笔干净,风格纯粹,忧伤的笔触柔软抚慰了每一颗温柔的灵魂。曾出版《往北的地方海未眠》《蜗牛的心开始想你了》《挥手告别小时光》《我终于失去了你》,个人青春文学合集《我曾以为,世界很美》。

《我终于失去了你》数次紧急加印,刷新销售记录。

 

内容简介:

那场大雪下了三天,许诺就此消失了。
所有的人都告诉莫铖,许诺死了。莫铖不相信,执着的寻找。终于,三年后,初雪来临,他与她相遇街头,她却不认识他。
莫铖苦追许诺,失去记忆的许诺渐被莫铖的真诚打动吸引。许诺才知道,原来自己正是他要找的念人,是多年前的她选择了被催眠,来遗忘他。
许诺答应莫铖,不去忆起痛苦往事。可是,莫铖的父亲斥责她,曾亲手将莫铖送去了监狱;再遇莫铖的前未婚妻杜小十,知晓莫铖曾为了她,临时取消了婚约,他这三年过得很苦。她不知道,她曾对莫铖做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
莫铖却说,是他对不起她。
他们选择不回忆过往,却没想到莫铖的一句承诺,打开了关闭许诺记忆的大门。
 
莫铖:你向我说后会无期,我却想再见你一面。
许诺:全忘了,我还这么喜欢你,喜欢到跟你私奔。

 

编辑推荐:

从今以后,我们只有死别,没有生离。
数次刷新销售榜单 浅伤派作家麦九洒泪完结
谨以此书献给曾经不懂去爱的我们
 
这条街,他走过很多次了,长留街,长留我心的长留。
你向我说后会无期,我却想再见你一面。

 

书评:

如果说《我终于失去了你》是许诺刺猬被温暖了,那《我终于失去了你2》是莫铖少年心意被救赎了。互相深爱的两个人,总是互为解药的。我的解药在哪儿呢?
                                                                           ——读者 云端
继《我终于失去了你》之后,就一直在等2的出版。终于出了!喜欢莫铖与许诺这一对,也喜欢赵亦树的默默守护。麦九的文字总是有种魔力,黑暗中也能开出欣喜温暖的小花。刺猬拔掉刺后,就能迎来满室的阳光。
                                                                              ——读者 萝拉
 
赠送的明信片很好看啊。哈哈,我将它送给了暗恋对象,希望我的愿望能实现。
                                                                             ——读者 麦小子
 
《我终于失去了你2》完了后,还会有《我终于失去了你3》《我终于失去了你4》吗?不够看哇!想看他们一直纠缠甜蜜下去。想看故事里其他有爱的角色,相亲相爱的故事。 
                                                                            ——读者 蒙花

 

 

目录:

第一缕阳光
第一章 那场大雪下了三天,从此,他再也找不到她。
第二章 你是许诺,也是我女朋友,你不是不认识我,你只是把我忘了。
第三章 她记得所有人,偏偏忘了他。
第四章 如果你不是她,我不会再烦你。
第五章 你真的把我忘了,彻底忘了。
第六章 我一生都在渴望,渴望拥有温暖明亮的人生。
第七章 她想起你的那一刻,就是你永远失去她的那一天。
 
第二缕阳光
第一章 对,我有病,药不能停,你就是我的药。
第二章 可我不是你要找的阿诺啊。
第三章 我要真是骗子,也会骗你一辈子。
第四章 就算想到以后你会变成那样又老又凶的小老太,还是很幸福。
第五章 因为你是许诺,因为你就是他一直在找的许诺!
 
第三缕阳光
第一章 就算我活不久,也会和你争一争。
第二章 阿诺,我们忘了,好吗?
第三章 也许有一天真的会一无所有,可抱着她时,却像拥有了全世界。
第四章 不要忘了,他一无所有,是为了和你在一起。
第五章 他是真的想给她一辈子,可她……想起来了。
 
第四缕阳光
第一章 这样的你,我拿什么去相信你?
第二章 你走吧,我会在这里,永远等你回来。
第三章 她回来了,她不会再走了。
第四章 他要活着,我就照顾一辈子,他要死了,我给他陪葬!
第五章 你又打我……这是第二次了……
 
番外  阳光满屋
从此,有了你,人生再无遗憾,也不会再失去。
 
后记

 

试读:

我一生都在渴望,渴望拥有温暖明亮的人生。
有一个家,有一个爱我的人,将来还会有个可爱的孩子,这样想,就觉得未来真是让人充满期待。
 
第一缕阳光
第一章 那场大雪下了三天,从此,他再也找不到她。
那个男人直直站在墓前。
像一座雕塑,不会动,也不会为什么心动一下。
也不知道他站了多久,他看起来还很年轻,却满身沧桑。
没人知道他在等什么,这是个很寻常的墓,墓前打扫得干干净净,放着一束洁白的白菊,墓碑上的照片个很和蔼的老人,笑得很慈祥。
男人看着老人,天色渐渐暗了,落日一点一点被群山拉下涩夜又来了。
他抬起手腕看时间,再不走,就赶不上航班了,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阿公,她真的没来看你吗?
 
三年,竟过去三年了。
所有人都说许诺死了,他不信。
他去警局,没有报案记录,去殡逸,没有死亡记录,可他找不到许诺,真的找不惮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留下的新闻报道,院方的说辞,无一不指向,许诺死了,可莫铖还是不相信,他还在找。
得走了,莫铖迈开脚,路过保安亭,没等他说话,保安赶苍蝇般先开口:“先生,我说了多少次,没看过,从来没见过那个女孩!你一年来这么多次,我见到难道不会告诉你?”
闻言,莫铖有些失落,但还是和气地说:“那有劳了。”
他走出去,听到后面保安不满地哼哼,小声骂着“神经病”。
神经病?可能在别人眼里,自己就是个疯子吧,可要他怎么相信,他不过离开她几天,最后一次通话还在耳边,一转身,他的阿诺就不见了,死了?
 
莫铖离开陵园,走出大门,他又回头看了一眼。
许诺,你到底在哪里?
这三年,他几乎把白城掘地三尺,去过他们走过的任何地番F大莲城小春城,用尽所有办法,可还是找不到她,她就像他们说的,死了,凭空消失了。
他想,她这么爱她的阿公,应该会回来看他,可他来了这么多次,陵园的工作人员说从未见过她,就她妈妈兰清秋来过几次。
他去找过兰清秋,她不见他,见了也只是恶毒地看着他。
“她死了,莫铖,你害死了我女儿!”
“是你害死她的!”
他也找过她父亲许淮安,他根本不理会,叫他别再来了。
“你们有缘无分,算了吧。”
 
算了?
他和许诺怎么能算了?
莫铖红着眼离开许家,握着拳低头不说话,不能算,算不了!
他和许诺还没完,她说她爱他,而他也是爱她的!
 
莫铖并没有马上去机场,他还是不甘心。
这是小春城,许诺的老家,曾经有她最亲的亲人,有她的家。
他清楚,许诺看似决绝,其实很恋旧,只要她想着她阿公,她会来的。
这条街,他走过很多次了,长留街,长留我心的长留。
大学时,他在长留街买了一块写着“后会无期”的小木块,在背面又刻了四个字 “来日方长”,送给她。后来,阿诺离开把小木块还给赵亦树,“来日方长”已经被涂掉,只留下了“后会无期”。
她想跟自己后会无期,一直以来都这样,可他不愿,过去现在都不愿意。
莫铖漫无目的地走着,这世界变化很快,但有些东西还会在,比如长留街,比如那家叫“纪念品”的店,依旧放着玻璃柜,放着各式各样的小东西,搭配着一两句话。
他还记得小木块的那句话——
你向我说后会无期,我却想再见你一面。
今日今日,他所求的,也不过再见许诺一面。
 
莫铖没有进去,他在店外拍了张照片,站在左侧,右边放空,那是属于许诺的位置。
收起相机,他有些茫然,他不是悲伤,不是难过,是恨,恨亲手把许诺推开,恨再也找不到她。
寒风袭来,冬天了,这个冬天过去,就是新的一年,第四年了。
莫铖招了辆出租车,颓废地坐在车上。
司机开得很快,飞快把小春城甩开。
窗外的街景像一副副闪回的画,来不及看就已过去。
还是没找到许诺,莫铖叹息,打开相机。
不知何时,他养成一个习惯,走到哪都会拍一张照片,在旁边留一个位置,仿佛这样,他不是一个人在无望地寻找,仿佛这样,他总有一天能找到身边的人。
莫铖一张一张地看照片,手指在屏幕滑过,漫不经心,有些绝望。
有什么意义?走再多的地番照再多的照片,有什么用?她不在,她不在,这些都有什么用!
有时候,他真的很恨,恨自己,也恨许诺,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真相,为什么瞒着一切,为什么从不解释?为什么她要像死了般的消失,留他一个人活得像不得轮回的鬼,徘徊在孤独的人间?
 
他翻着照片,骤然停下。
莫铖不敢置信地盯着照片,把照片放大又放大,指尖在发抖。
那是一张很普通的照片,他对着长留街川流不息的人群随手拍了一张,可远处有个路人的身影侧脸像极了许诺。照片只有小小的一角,正照到那女孩回头,很模糊,只勉强看得出女孩的五官,可莫铖几乎一眼就认定,那就是许诺!肯定是许诺!
“调头!师傅!调头回去!”
莫铖大喊,一到长留街,他随便扔了几张纱票,赶紧下车。
他跑到拍照的地番这三年来,他一直坚信许诺没死,但毫无音讯,这是老天第一次给他回应。
莫铖很激动也很兴奋,心尖都在打颤,他边跑边喊:“阿诺!阿诺!”
阿诺,你到底在哪里?
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我在找你,一直在找你。
比绝望更绝望的是怀抱希望,比心死更让人痛苦的是不死心。
他不死心,他见不到许诺,他绝不死心!
夜色深了,路上的行人急匆匆回家。有人好奇地看了一眼这个状似疯狂的男人,又匆匆赶路,天气预报说,今年的第一场雪要来了。
晚来天欲雪,那一年,两人偎依在小火炉旁醉了一场,如今她在哪里?
莫铖还在找,他看到觉得背影很像的女孩就冲过去,抓住她:“阿诺?”
不是,不是,又不是……
一次,二次,三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莫铖跌跌撞撞地跑着,找着,开始有些怀疑他的眼睛。他觉得每个背影都很像她,都是她,但都不是她。
他茫然站在长留街,他已经找了三四个小时,奔跑了一夜,却还是一无所获。
天越来越冷,风呼呼地刮着,凌厉地划过这个男人的脸庞。
莫铖彷徨地望着行人越来越少的长留街,心中升起的坚信被慢慢击碎,脑中有个声音在说——
可能根本不是她?
不,就是她!就是她!
两种声音吵个不停,莫铖不放弃地继续走。
有什么轻飘飘的东西落在脸上,很凉很冰,他抬手摸了一下,湿湿的。
啊,下雪了。
莫铖抬头,不知何时,他已置身纷扬的雪中,不大,星星点点洋洋洒洒的美,给夜色添了一抹白。
我一定会在初雪时吻你。
冰天雪地的,我们能去哪里?
你只能呆在我这里。
……
她只能安歇在他怀里。
往事如歌,过去一幕幕浮现,莫铖痴痴地看着这场意外的雪。
是初雪吧,小春城的第一场雪。
莫铖很怀念下雪天,也很害怕下雪。
他就是下雪的日子失去她,那场大雪下了三天,从此,他再也找不到她。
莫铖抬手接住雪花,雪化了,一手心的冷意,透过掌心冷到他心里。
忙着躲雪的路人匆匆从他身边想过,这么多人,可没一个是她。
突兀地响了,莫铖机械地接起,听到司机在问。
“莫总,我来接机,您回来了没——”
话没听完,莫铖突然狠狠地把摔到地上,发出好大的声响。
他蹲下来,痛苦地抱着头。
回去?找不到阿诺,他回去做什么!回去也是痛苦行尸走肉的每一天!
被摔在地上,屏幕亮了一会儿就暗了,那是最新款的iphone,摔在一米处。有行人看到了,眼里有些蠢蠢欲动。
 
雪还在下,莫铖的大衣头发落了薄薄的一层白。
有人走了过来,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没反应,她又拍了一下,轻声喊:“先生,先生。”
莫铖抬头,他想叫她滚,别烦自己,可一刹那,懵住了!
那是一个亭亭玉立清风明月般的女孩,穿鬃色昵大衣,一手举伞,一手拿着,笑容可掬地问:“先生,这是您的吗?”
笑意盈盈,明眸皓齿,光彩动人得像周边的一方世界都被她照亮了。
一切仿佛都没变,扎着长长马尾穿鬃裙子的女孩,站在乌烟瘴气的酒桌旁,清亮的眼眸全是倔强,眼里有淡淡的受伤,如今她就站在自己面前,水亮的眸子有淡淡的暖意,带着笑。
见他没反应,女孩又问了一遍:“是您的吧?我看就在旁边。”
莫铖没回答,他缓缓地站起来,呆呆地看着她,眼睛全是难以置信,还有重新燃起的狂热。
他本能地伸出手,拽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拉,一把她拉回怀里,狠狠地抱住她,沙哑的,确定般地问:“阿诺?”
嗓音已经喊哑了,可很是满足。
阿诺,我终于找到你,我就知道,你没死,你不会死。
他的眼泪几乎要汹涌而出,嗓子眼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女孩闻言,愣了,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下一秒,她害怕地挣扎起来,不客气拿起朝他砸过去,惊恐地大喊:“放开我!放开我!”
见莫铖还是不放,她更慌了,连打带踹,大声呼救:“救命啊!救命!有人耍流氓!”
 
第二章 你是许诺,也是我女朋友,你不是不认识我,你只是把我忘了。
莫铖被当作流氓,被正好路过的巡警抓进派出所。
一路上他仍疯了般抓着女孩的手不放,挨了巡警好几下。没见过耍流氓这么嚣张的,来了还不放手,巡警下手也越发不客气。
莫铖毫不在意身上的疼痛,他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是阿诺,他找到阿诺了!
确定许诺也会一起去做笔录,他才放开她,但仍直直地盯着她,眼里全是热烈的感情,女孩却很害怕地躲在一边,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做笔录。
莫铖要跟过去,被另一个拽住,拉到其它桌子,鄙夷道:“还看?长得人模狗样的,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是不是男人?”
莫铖手被拷住,他才不在意的恶劣态度,他甚至有些开心地解释:“警官,你误会了,我不是耍流氓,我们认识的!”
那边的问女孩:“你认识他吗?”
女孩怯生生地看了莫铖一眼,又飞快地回头,摇头道:“我不认识他!”
怎么可能?
莫铖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喊:“阿诺,是我啊,莫铖!”
刚站起来,就被狠狠地按回去:“老实点,嚷嚷什么?”
莫铖懵了,无法置信地看着女孩,没错,是阿诺,她的容颜在他梦里不知道出现多少次,他不可能认错人了,可阿诺为什么不认识自己?
要不是被按着,他真想冲过去问许诺,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我是莫铖,莫铖啊!
他望着女孩,重复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女孩很害怕,也不敢看这边,正襟危坐地做笔录。
警官安抚她:“别怕,这里没人会伤害你,做完笔录就可以回去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感激地笑了下:“许诺,我叫许诺。”
 
许诺,我叫许诺。
莫铖放在腿上的手瞬间握成拳,有什么已要冲破眼眶,他没认错,是阿诺,她亲口说的,她叫许诺。
他找到了,他找到阿诺了!他就知道,她不会死!
他痴痴地望着那边的女孩,眼眶已湿了,眼神一点一点地变软,就像一朵路过恋人窗口的云,再也不舍得移开半寸。
惊奇地发现,这个流氓用近乎深情的温柔眼神凝视着受害者,仿佛那是他一往情深的恋人。
他叫了两声,那人没反应,直到他用力拍了桌子,他才回过神来,激动道:“你听到没?她说她叫许诺!许诺!我们认识的!我没认错!”
有病!警官在心里骂了一句,不耐烦地做笔录:“名字?”
莫铖心不在焉地应着,他贪婪地望向许诺,眼眶红了,眼角也湿了,心里百感交集,他找到了!找到阿诺了!阿诺没死,没有死……
这时,一个女孩夹着风雪冲进派出所。
她喘着气环视四周,看到许诺跑了过去,先是上下打量她,确定没事拍拍胸膛:“哎,吓死我了,阿诺,你没事吧?”
许诺摇头,女孩松了口气,叉着腰:“那个变态在哪?过来,姑奶奶保证不打死他!”
一旁的被逗乐了,指着莫铖,看戏般:“喏,在那!”
女孩杀气腾腾地望过来,愣了,凑到许诺耳边小声问:“他?这年头变态长这么帅?”
许诺:“……”
更乐了,笑着问:“怎么,不舍得打?”
“还得打,特别要打脸!”女孩边说边挽着袖子过来,走到莫铖几步距离,见他还在盯着许诺,愤怒道,“还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莫铖也不生气,反而和气地问:“你是阿诺的朋友吗?”
啧啧,这关心的语气,仿佛不是猥亵的嫌疑犯,而是她的男朋友,女孩正要继续骂,许诺喊她。
“米杨,我做好笔录了。”
“别再让我看到你!”米杨又气势十足骂了一句。
 
两人向道了谢,便要离开。
莫铖也意识到什么,站了起来要追过去:“阿诺!”
他在长留街找了一夜,也喊了一夜,嗓音早已哑了,听着有几分撕心裂肺。
米杨回头,摩拳擦掌:“你这死变态,还有完没完?”
莫铖不理她,看着许诺,眼泪夺眶而出,她要走了,她又要走了。
他哽咽地问:“阿诺,你真不认得我了?我是莫铖啊,我们十八岁就认识了。十八岁,在顶楼天台,你是许诺,我是莫铖,我们名字合起来,就是承诺。你走后,我一直在找你……”
眼中带泪肝肠寸断的模样,连米杨都有些迟疑,她小声问:“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许诺摇头。今天发生的事对她来说都太奇怪,特别是这个男人竟能说出她名字,可她真的不认识。
“那别理他。”米杨说着,挽着她就要出门。
“阿诺——”
后面是莫铖困兽般的嘶喊,要不是被拷住,他早就冲过来。可他不行,他被按住,只能含着泪眼睁睁地看着他找了三年的阿诺又一次离开,上一次,她一通之后,他就再也找不到了,这一次——
“阿诺!阿诺!”
莫铖绝望地吼着,一声又一声,声声带血。
许诺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她看到男人被按在桌上,不断挣扎着,因为挣扎,英俊的脸有些扭曲,红通通的眼睛凝满了泪,深深地望着自己,全是浓烈绝望的悲痛。那悲痛太炙热浓郁,连她这样萍水相逢的人都觉得有些莫名的痛。
“你认错人了。”许诺有些不忍,说了一句,和米杨离去。
背后是莫铖声声锥心的嘶吼,像打鼓,重重敲在心口。
她偷偷把手放在胸前,发现心跳得好快,脸也有烫。
大鱼文化官方店热门商品